生活

社交络从自媒体迈向自营销时代iyiou.com

2019-03-11 16:26: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社交络从“自媒体”迈向“自营销”时代

进了朋友圈就好像进了淘宝。这大概是对当下朋友圈营销之火爆程度的直观描述了。超过6亿的总用户数,活跃用户数超过3.5亿,这让不少商家开始盯上朋友圈这个拥有庞大用户量的场所,利用朋友圈的传播渠道进行商品的销售。

连络作家琢磨先生也忍不住在个人微博上发发牢骚:在这个全民营销的时代,要好的大V朋友们开始做淘宝店,朋友圈里的朋友们都是公司产品介绍,小区App里的街坊四邻全是卖衣服卖鞋卖菜的。工具变得无比便捷的时候,生意也无孔不入。你永远不知道关注的哪个人会成为下一个淘宝店主,你也不知道哪个朋友会成为下一个代购。社交络从自媒体迈向自营销时代。

不过,种种问题也随之而来。于是有人预言:社交络始于交友,发展于炫耀,终结于代购。如此说来,营销的泛滥恐将成为朋友圈生态的毁灭肇始?对这个问题,谁都无法言之凿凿,但南方进行的专项调查却显示:对于朋友圈营销,大多数人还真有点儿嫌烦。

对于朋友圈里刷屏卖东西的做法,不少友都很有意见。

杨让我们微笑着面对生活带给我们的一切女士是一个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典型例子。去年,她曾经通过闺蜜的朋友圈推荐关注到一个做美国代购的号,她请其帮忙代购了一个剑桥包,但收到货后却发现货不对板:以前我是用过这款包的正版行货,所以收到货之后一看就不是正版,

但收的钱却是正版的价儿。

杨女士曾萌生退货的想法,但想到是闺蜜的好心推荐,又不想得罪人,她还是选择吃下这个哑巴亏。不过从此之后,杨女士再也不敢轻易相信朋友圈的营销者了。

苏苏也属于坚定的拉黑派,凡是在朋友圈卖东西,方式方法不讨人喜欢,又不属于要好的朋友的,她一律拉黑,坚决屏蔽对方的朋友圈信息。尽管刚刚从IT巨头公司跳槽出来创业做新媒体代理的苏苏本身也经常在朋友圈推广自己公司的信息,但她对于那些靠晒单、晒业绩、晒好评这种拙劣的三板斧做朋友圈营销的人似乎更加难以容忍。

没有好的产品,没有售后服务,没有任何用户体验可言,甚至连个店、服务号、公众号都不用开,专做杀熟的一竿子买卖,视商业信誉如无物,这跟传销有什么分别?把这种做营销的称为微商,真是坏了微商这个名号。苏苏如是说。

杨女士和苏苏的案例绝非鲜见。在各大络社交平台,均可轻易搜索到许多上当受骗的案例。归纳起来,这些案例暴露出朋友圈营销的诸多缺陷:价格虚高,没有质量保障,缺乏售后服务,缺失第三方担保和监管,一旦出现问题,卖家随时可以消失

南方特地在南方发起一则朋友圈卖东西,你烦不烦?为题的朋友圈营销耐受度调查。调查结果显示,至少有三成友对于朋友圈营销的态度是比较负面的,其中15.4%的友表示烦透了!见一个拉黑一个,还有15.4%的友选择上过当!质量不好售后差。

◆卖家如是说

刷朋友圈也要有底线

对于买家们和友的怨言,在朋友圈做营销的卖家们又是如何看待呢?

南方采访到几位在朋友圈从事营销的卖家,他们所表达出的却更多是诚意。

前奥运劳丽诗辞职后开了家淘宝店雕宝,还成为阿里巴巴(98.73, 0.42, 0.43%)上市的8位敲钟人之一,很多人劝她要赶紧把这些名气变现,好好营销自己的店,但她的朋友圈和微博却并未因此变得更热闹。她开玩笑说,自从堕落成生意人之后,就没很多时间刷微博了,有友说我不务正业,不宣传店铺。但在采访中,她告诉在朋友圈不活跃的真实原因,是因为自己性格本身就不是那么活跃;第二是自己卖的产品是价格比较高也比较小众的珠宝首饰,不像普通的服饰等产品一样可以让大家捧场;第三个原因她说得更坦诚:到目前为止,不管是通过还是朋友圈,营销的效果都不理想,即使浏览量大也很难转化成销售量,说实话,对于怎么做朋友圈营销,我还没摸透。

相比于劳丽诗,从天涯社区新媒体总监的职位上跳出来创立原生态农产品电商品牌扑吃的梁树新显然对朋友圈营销更加擅长。他公开宣称的目标是:用一年时间,积累1000个对扑吃忠诚、发烧的核心客户,提供有限的产品,服务有限的人群,这是扑吃的理念。

不过,刚开始他也走过近2个月的弯路。作为跨界IT、媒体、公益以及电商的名人之一,梁树新现有近16万的微博粉丝,有2000多个好友,初他也以为凭借这些基础,自己动手发发广告肯定没问题,没想到结果却是不熟的朋友直接把他拉黑,熟的朋友则直接上门投诉:天天刷屏是不行的,哪怕你发发段子也好啊!

现在他已经认识到,作为基于移动互联的社群电商,营销要做的事情就是通过社交络平台来寻找、培育、挖掘并维护、拓展自己的客户群,本质上就是靠口碑生存,所以必须在保证提供优质的产品和服务的前提下,通过有温度、有情怀、有趣味的方式来与客户做朋友,反之,如果只顾急功近利地刷屏朋友圈,只认利益不认人,口碑很容易就毁掉了。所以现在他将自己昵称改为原生态大叔,同时化身为勤奋的朋友圈段子手,撒娇、卖萌、动情走心无所不能,哪怕是做个蜂蜜的促销也要从回忆与朋友的情谊故事开始,哪怕是做轮花生油的打折也要先设计个价格竞猜的游戏,哪怕是做个服务号也要力求像媒体一样提供好看的内容,现在他开始做线下客群梁品会,也在追求比商业关系更深一层的朋友关系。

当然,卖家很多,鱼龙混杂,有的毫无底线,有的底线仅限于在晚上10点后才刷屏,还有的则讲究口碑、信誉、情怀、故事、趣味、走心,究竟哪些卖家能够从朋友圈的商战中胜出?或许只能走着瞧了。

微调查

朋友圈卖东西,你烦不烦?

商业必须立足于信任的根基之上

◆专家如是说

过去传统的营销方式是一对多的,虽然覆盖面大,传播广,但沟通、互动和服务方面都比较有限。而朋友圈营销有朋友间的信任作为基础,可以实现点对点的推介和互动,更加贴近消费者,因此效果也更好。对于朋友圈营销,广东省流通业商会执行会长黄文杰做出了如是评价。

GWEA创始人、品牌营销专家张行在接受南方采访时也表示,是因心而近一个很好的传播互动营销平台,这个是其他渠道无法比拟的,从商家角度而言,利用这个平台来进行营销也无可厚非。

但在肯定朋友圈营销优势的同时,他们也都坦言身边的朋友对于朋友圈营销的态度比较两极分化:要么是通过朋友推荐找到合心合意的产品,要么就是对拿朋友关系做生意很反感。我自己倒是不反对,只要卖家把控好营销的方式和频率。黄文杰说。

针对朋友圈营销中出现的种种问题,黄文杰认为不能一棒子打死。他表示,朋友圈营销作为电子商务的一种,它只是一种方法手段,嫁接于传统的商业体系之上,提升其效率与效能,因此它本身无所谓好或坏,就像一把刀无所谓正义或邪恶,全看为谁所用、用来为何。他相信,任何的商业都必须立足于信任的根基之上,而信任的持续关键在于信用。朋友圈营销也好,微商也好,都不是例外。现在它们作为新事物肯定要经过一个优胜劣汰的过程,而信誉必然是淘汰机制的一部分。在系统性的信用体系建立完善之前,只能期待卖家的自我约束,以及平台性的信用保障措施尽快落实。

而在张行看来,朋友圈上卖东西的信息泛滥,和自身在电商方面的探索做得不够也有关系。为用户提供了一个交流沟通的管道,在这点上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但是在满足用户的购物需求方面,的探索就比较粗糙,并不能很好地满足用户的需要,这也给不少商家提供了机会。他认为,朋友圈卖东西其实也是用户需要的一种体现,朋友圈可以无限的开放,可以可控性的开放,也可以不开放,用户其实可以选择的。

朋友圈营销绝不仅仅是刷屏

◆建议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双十一的临近,朋友圈营销的现象还会加剧。拍拍总裁蒉莺春对此不免担忧,可能会对用户产生不小的干镜中月扰。据了解,作为微店的正规军,拍拍微店在今年10月推出,但是在蒉莺春看来,在朋友圈刷屏却并不是一个好的方式。

什么样的交易是在现在这个时代需要的,这种交易方式到底是什么,是可以被这一代年轻人和这一代社会的购物人群与时俱进可以接受的,这些才是我们需要去探索,而我们想要做的是一个有温度的交易。蒉莺春举例说,朋友圈的营销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案例:一个朋友平时跑步一直要吃蛋白粉,原来去京东上买、淘宝上买,但是现在专门有卖蛋白粉的海外购的商家也是的商户,也在拍拍有店,他随时可以通过交流工具上聊着,商家一边说吃蛋白粉应该怎么吃,怎样对跑步的肌肉更好,通过情感化的交流,一两个月以后是不是这个吃完了再寄一个。

这种一边聊天一边购物的体验,可能是以后在接下来的生活中更多的场景中需要用到的。她总结说,归根结底,的营销行为应该是让消费者购物是有温度的过程、自然的过程、自发的行为,而绝不仅仅是刷屏。

DeepMind望借助人工智能预测急性肾损伤
品牌授权
2012年武汉Pre-A轮企业
分享到: